九州套路王 第7章 超哥的教你做人小课堂

2020-01-16 20:18:24 来源: 武威信息港

九州套路王 第7章 超哥的教你做人小课堂

“很好,把它取出来吧。”

听到徐逸超这么说,李默顿时长长出了一口气,连忙将手从那少女的胸口抽出了出来。

只是……

那温润的触感……

略略有些不舍啊……

将这个念头压在心底,李默赶紧将扇坠交给徐逸超。

“诸位请看!”

徐逸超接过扇坠,将它安在自己的扇子上。

自是严丝合缝,无论颜色、材料、质地,只要是明眼人,都能一眼看出这扇坠的的确确就是这扇子上的。

“显然,我的扇坠是被此人所偷无误!那个谁,刚才那位接待我们的大叔呢?”

徐逸超开始在人群中寻找刚才那个给他们介绍拍卖会的大叔。

“公子,我在这里!”

“很好,按照黑市的规矩,如果抓住了偷自己东西的人,应该如何处置?报官吗?”

被徐逸超称为大叔的此人名叫王启年,专门负责指引来黑市购物的人,运气好碰到大方的主顾还能分到不少小费。

之前在和徐逸超以及李默两人交谈时他已经感觉到这两人虽然年龄不大,但从话语里就能听出来头不小。

特别是这个身材高大相貌英俊的,气质谈吐都不像他这个年龄段应该有的,还有他那一身名牌货……

此刻听徐逸超问起,他便连忙回答道:

“这里属于赵魏边境,对于黑市两国早有协议,除了人命案之外,皆可参照两国律法自行协商解决。”

“那不就得了!”徐逸超双手一拍,“人赃俱获,还有什么好说得!师弟,你师兄我天生心软,不如我们就将这小贼痛打一顿,给他留个教训吧,就权当是给黑市一个面子。”

痛打一顿,留个教训?

就这还是你天生心软,留个面子?

如果不是现在情况特殊,那李默肯定要说上一句:

“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可现在的问题在于徐逸超是向着他说话的!

正所谓屁股决定脑袋,所以这话他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即便他自己也觉得摸了一个少女的胸后还要痛打她一顿有些过分……

只不过听到徐逸超这么说,围观群众中倒是有人开始打抱不平了:

“这位小哥说得不错,偷了东西是她的不对,可她毕竟是个姑娘,你那个师弟在她身上摸来摸去对她名节有损也是事实啊!”

“正是如此,我看他那师弟贼眉鼠眼,一看就不是好东西!刚才还故意拖拖拉拉的,我看他根本就是想占这个小姑娘的便宜才对!”

“不错,我也发现了,恐怕他刚才早就发现了这个姑娘是女儿身,所以才借搜身为名大肆揩油。”

“哼,偷盗是小,失节是大,他刚才那样对这位姑娘,还让她以后怎么见人?我看现在的问题不是怎么处理偷盗,而是先收拾了这个淫贼再说!”

“说得对,先收拾了这个淫贼!”

旁观者大都是针对李默的,毕竟是他摸了人家的胸,而且徐逸超则是相貌堂堂,刚刚露的那一手也显示出了他高明的武功,所以尽管都能看出李默以徐逸超为首,但基本没有人把火朝他身上引。

徐逸超冷眼旁观,听着这些三叔六公们仅仅一会儿就把话题带歪,甚至渐渐有把李默和他这两个苦主硬生生变成淫贼的趋势时,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他看得清楚,刚才说话的大都是男人。

对于他们的心思徐逸超也很明白。

无非就是看到这个偷窃者突然由少年变成了少女,而且还是一个相貌清秀的少女时,护花心思作祟,想要在美女面前表现一番罢了。

对于这些看到美女就走不动路,甚至是连基本的三观都已经可以放弃的软脚虾徐逸超自然不会客气,当即就决定要给他们上一节政治课。

“你们说够了没有?”

再次将内力灌输到这句话上,在场众人顿时又一次安静下来。

徐逸超放眼望去,此刻几乎半个黑市的人都聚拢到了他们这边,还有其他人正在不断往这个方向赶。

爱凑热闹是人的天性,对这一点徐逸超是深有体会。

“首先,这个女子偷窃我的玉坠,被我们当场抓了个人赃并获,这一点没错吧?”

“没错!”

和方才大声指责李默和徐逸超不同的是,这次是附近的女人们齐齐开口了。

实际上,她们在刚才看到男人们的表现也很不爽。

不就是发现少年变成了少女了么?

凭什么就要帮着她说话?

一个要胸没胸要屁股没有屁股的青涩女子罢了,也就是脸蛋长得还算漂亮,就是这样一个妖艳贱货就已经惹得这群男人们一个个像闻着腥味的猫一样,激发了他们的保护欲?

特别是看到和自己的朋友和师兄弟们一个个双眼放光的模样后,她们心头更是来气。

反观徐逸超的做法就让她们感到很不错,并没有因为这个盗窃者是个女的就放弃追究她的,还提出要将她痛打一顿更是大快人心啊!

最重要的是,他长得帅啊!

又年轻,长得又帅,比起那群看到女人就走不动的男人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所以一听到徐逸超开口,她们纷纷表示应和。

“好,既然是这样那就好办了。”

徐逸超可不管支持他的是男人还是女人,哪怕在场只有一个人这么说他都要继续,Lv5的嘴炮顿时开轰:

“按照赵国律法,凡重大财物盗窃者,初犯斩一手,次犯斩一足,再犯斩手斩足;按照魏国律法,重大财物盗窃者初犯杖责三十,次犯监禁三年,若出狱后再犯,则直接施以膑刑!”

徐逸超的目光向周围环视了一圈,笑吟吟的继续说道:

“我不知道这个女人是第几次盗窃,不过我师兄弟二人天性善良,就权当她是第一次好了。

我这枚扇坠倒也不贵,但七八千两黄金还是没问题,我现在就当它值五千两,这个数量也已经算是重大盗窃案了。”

听徐逸超这么说,在场众人纷纷倒吸了一口冷气。

上海远大医院宋贺
依兰县人民医院
长春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好
海口治疗睾丸炎医院
泰安治疗阴道炎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