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家小说抄袭风波江山文学网

2019-07-12 23:03:59 来源: 武威信息港

听说近我们市文联主办的杂志《疾风劲草》要举行一次散文征文比赛,可把我高兴得差点儿跳起来。征文比赛于我而言是个千载难逢展示自己特长的好机会。  在政府机关混了十几年了,当初和我一起参加工作的朋友、同学、同事不管男女、不论才德无一例外全部局长主任了,不行的,也混上了科长什么的,就我十几年如一日秘书岗位,本行本职一干到底,回首往昔既无功绩也无名利,这提起来未免让人惭愧脸红。  不知情的乡下朋友、亲戚还一个劲称我为“官场”上混的人,经常拿一些鸡毛蒜皮的事跋山涉水来找我来问这那的。我不是不愿意帮忙,实在是没那个能耐啊。我因此还落下了个薄情寡义忘了根本的“罪名”,可谁知道我心中的无奈和苦哇!  说句实在话,不是我不热爱普通平凡的秘书工作岗位,不是我非得羡慕别人飞黄腾达平步青云,不是我特想挤入上层建筑趋炎附势。实在是一把年纪了,不堪忍受比我小十多岁的八零后、九零后领导对我呼来唤去的指手划脚啊。作为人总是有自尊的,有自尊那就得表现自己和别人在人格上是平等的,至少得让别人认可你的工作承认你的劳动。  我虽无别的能耐,可是生性浪漫多情,喜欢舞文弄墨,平时爱好吟几句酸不溜秋的诗歌,写几句风花雪月的文章,主要的是通过近几年坚持不懈的努力,我终于混上了网络作家的行列。虽然离真正的作家还相差十万八千里,可好歹也是个“家”了。总算有了一顶头衔,怎么着也是个安慰。  十几年如一日的公文处理工作,还有十几年如一日的跑腿打杂,十几年如一日的看人脸色行事,让我内心不得不逐渐失衡。拿破仑说过“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可当不上将军的士兵也不是好士兵。我就是那个当不上将军的士兵。  现在大好机会突然降临,我得千方百计抓住它才好。没准还能一鸣惊人,哪个领导就看中了我,以为我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因此就重用了也说不定。  我绞尽脑汁搜肠刮肚。恨不得把自小学到大学十几年所学的优美词藻全部用上。我竭尽所能把文章写得声情并茂,真挚感人。如果能获大奖,好让众人刮目相看,叫他们看看当年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才生我柳晓草也不是吃俗的。  大约花费了一个月时间,我自认词藻优美华丽的文章《草原的风》终于出炉。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和水平,我先偷偷把《草原的风》寄给了省内一家杂志,没想到还真发表了。惊喜之余我又不动声色地将这篇文章投给了市征文比赛组委会。  我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即使得不了名,第二第三应该没问题的。我相信评委的眼睛是雪亮的,我信心百倍地等待榜上有名的那一天。  日等夜想,寝食难安,征文初赛终于有了结果。当我兴冲冲跑去政务栏看红榜时,却发现自己的大名和文章赫然在通报之中:由于《草原的风》和另一作者《草原的雨》内容雷同,涉嫌抄袭,不能参赛。  白字黑纸,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这个坏消息如同晴天霹雳,立时打得我两眼冒金花,晕头转向找不到南北。这是怎么会事呢?我的心跳得厉害,如同安装了一只小鼓在使劲跳腾,仿佛就要从喉咙里蹦出来了。  对呀,一定是有人抄袭了我的文章!我之前在QQ空间也有发表,而空间又没有加密,所有人都可以看见,不能排除被他人抄袭的可能。  我努力使自己安静下来。趁众人还没发现我的失魂落魄相就跌跌撞撞回到到了单位。尔后我想法找到了《草原的雨》和我的《草原的风》进行了认真仔细的对比,发现《草原的雨》和我的文章雷同多达一百多处,甚至有些字句原封未动:比如我写蓝天上的白云像儿童手中的棉花糖,草原上盛开的无名花如丑姑娘的笑脸等等,作者也是如此,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只是该作者文章的字数比我的多了许多。  心中的气愤和激动久久难以平息。显然是这个署名叫“戈壁大漠”的人抄了我的嘛,熟悉我生活的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来这是我写得:我自幼生在草原,长在草原,喜欢草原,热爱草原,没有如此经历的人,怎么能写得出这样深情的文章呢。  啊,对了,真是天助我也,我还有早发表在杂志上的,这是任何人也改变不了的铁证如山。沮丧惊诧之余,我赶紧翻箱倒柜找出当时的复印件,然后拿着确凿的证据准备去找文联主席反映问题,证明自己的清白。  此刻,参不参赛都不重要了,证明自己的清白重要。我虽平庸不才,但写文章的的底线还是有的,那就是无论文笔如何,不能抄袭。  第二天一早刚上班,我紧张不安的敲开了市文联主席的办公室。主席是一位年约五十的老头,看上去慈眉善目和蔼可亲。我礼貌而简单地将来意说明。  听到我反映的问题,主席严厉地打量着我,孤疑地问,你说《草原的雨》是抄袭你的?  是。我写得都是反映我生活经历的,比如文章中提到的情感故事,就是根据我的初恋故事……  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一定是你写的?主席突然不耐烦地打断我的话,所有的恋爱故事不就两个结局吗,要么成功,要么不成功。你以为你的故事与众不同,不过是大同小异,千篇一律。  我有证据,我十分肯定地点着头,上前一步,将证据毕恭毕敬地递到主席手上。  谁知主席只是大概扫了一眼我的复印件,就将文件丢在桌子上,轻描淡写地说,这证明不了什么,人家又没有一字一句照抄照搬。  看来主席已经对比着读过两篇文章了!我心想。  你那《草原的风》才五千多字,人家《草原的雨》九千多字,你说一样吗?  可是,草原的雨里面和太多和草原的风雷同的字句,草原的雨看起来就像加长版的草原的风……我激动地辩解道。  那仿写、改写、续写不行吗?现在的名著《红楼梦》都有人续写了,国家有哪部法说过不允许呢?抄袭这顶帽子,对于超然而言(草原的雨的作者)你不觉得大了些吗?  我一下子变得目瞪口呆。  超然是个好同志,一直对本职工作尽心尽职,为全市经济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偶然犯点不算错误的错误,你不要揪住不放。你难道想一棍子把人打死吗?  我,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几乎哭了似的解释。  我看你心态不正啊,小同志。主席意味深长地说。  我没说她其他方面不好。我是说我文章被抄的事……我涨红着脸理穷词尽。  好啦,好啦。这件事我们会处理的。我还有其他工作要做,你回去还是做好本职工作,不要在这种小事上耿耿于怀。  做人要大度一点,淡然一点,年纪轻轻就想投机取巧、沽名钓誉,这不好。主席一副挽救失足青年的语重心长。  那、那,打扰了,主席,那我走了。我的声音轻得只有自己可以听见。  等一下,小柳,主席又叫住我问,前几天有封反映超然抄袭的匿名信也是你写得吧?  匿名信?我惊讶地说,我没写过什么匿名信。我虽是一名普通工作人员,但我做事喜欢直接坦白,没有背地里暗箱操作的爱好。  主席似信非信地瞟了我一眼,说,哦。去吧。相信组织会公正处理的。  几天后,超然的《草原的雨》在此次征文大赛散文组中荣获一等奖,红榜出现在全市政务公开栏中,而我的《草原的风》则永远消失了,消失在被人遗忘的角落里。  我惊愕不已!       共 268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怎样诊断泌尿结石
昆明癫痫研究院
云南哪里治癫痫病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