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施正荣从穷孩子到坐拥22亿美元的财富

2020-09-18 23:09:29 来源: 武威信息港

海归施正荣:从穷孩子到坐拥22亿美元的财富人生(1.24) 施正荣 1963年出生于江苏扬中市普通农家的施正荣,挨过饿,受过穷。7岁开始用竹子编暖壶壳赚钱,每个可以卖5分钱,一天能编12个。1979年他考入长春理工大学,后考入中科院上海光机所读研。1988年被公派到澳大利亚留学,一天打3个工,起得比公鸡早,睡得比狗晚。14年之后,他凭着自己的智慧和努力,成为澳大利亚太平洋电力有限公司的技术执行董事,年薪20万美元,在悉尼拥有3套别墅,全家和岳父都搬了过去。 在如此优裕的生活条件下,他却回国创建了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他说:“一个企业家如果不爱国,铝塑泡罩根本谈不上优秀。” 2006年1月10日,在美国上市的尚德股价冲破30美元大关。同年《福布斯》公布的全球富豪榜上,施正荣以22亿美元的个人财单擦机富,名列第350位,是内地华人之最高名次。 生命中的三次敲门 施正荣生命中的几次转机都是从敲门开始的。 1986年2月,读研的施正荣听说小学老师喜得贵子,忙登门祝贺。按了门铃,一个面容清丽、温柔婉约的女孩子出现在他面前,他眼前一亮,心中涌起一股久违的亲切。女孩很礼貌地请她进门,举手投足间尽显大家闺秀的韵致。一年后,这两个来自完全不同家庭的年轻人携手走进婚姻的殿堂。那时,连施正荣都觉得这一切如同做梦,他拿自己1.70米的身高调侃:“唉,我要是再高一点就好了!”妻子张维说:“你有硕士学位,就是在脚底下垫了一块砖。其实决定你高度的不仅仅是身体,还有你的能力。”施正荣由此懂得一个人的内涵有着无限丰富性,这才是最能体现个人魅力与价值的地方。 他生命中第二次重要敲门,结识了“世界太阳能之父”马丁·格林教授。在新南威尔士大学学习物理专业的施正荣学期将满,希望导师为自己提供一个继续深造的机会,导师向他推荐了光学专家、科研经费充裕的马丁·格林教授。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施正荣看到学校电子工程系招聘研究助理,急忙赶去应聘,可是赶到时招聘已经结束。不甘心白跑一趟的施正荣发现招聘办公楼下,正是马丁·格林教授的研究所。天意如此!施正荣鼓足勇气,敲响了大门。门开了,一个身穿白大褂,脸色红润的年轻老外出现在施正荣面前,他就是马丁·格林。施正荣直率地说:“教授先生,我是来寻求您帮助的……” 马丁教授试探着问了几个有关物理和光学的问题,施正荣对答如流。马丁对眼前这个憨厚、有才华的中国人产生了好感。“希望您能给我这样一个机会!”施正荣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说。马丁告诉他研究所里已经没有全职的工作,但可以读博士。“我很想读,但是我没有钱……”马丁想了一会儿,说:“施先生,目前实验室里已经有好几位中国人为我工作了。但是如果你愿意读博士的话,就留下,学费每年大约8000澳元,这笔钱我可以资助你,你看怎么样?”施正荣大喜:“当然,非常感谢您!” 选择无锡,应该是施正荣人生中的第三次敲门。施正荣这只“海归”上岸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水土不服。毕竟离开祖国十多年,而且人们对于太阳能这一新兴产业大多处于观望阶段,会说“这是一个好项目”,可是要他们投资的时候,一个个都敬而远之。施正荣在国内多个沿海城市考察先后碰壁,是无锡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创业环境留住了他。 科学家向企业家的嬗变 从选厂址、厂房设计到采购设备,施正荣事必躬亲。2002年9月,第一条生产线投产运行,产品性能优异,光电转换率远高于施正荣向董事会承诺的14%。可是尚德的销售经理一连换了几届,产品仍然卖不出去,工资发不出来了。施正荣带头每个月只拿1/4的薪水作为生活费。几位骨干选择了离开,他们对施正荣说:“抱歉,我们相信你是一个好的科学家,但你未见得是一个好的企业领导人。” 水晶盒  施正荣这才意识到一个企业家与科学家的最大区别,就是市场意识。那些日子,他坐着飞机满世界跑市场,连续几个月在德国、日本、荷兰、南非等国家参加展会。他流利的英语、高水准的专业知识再次派上用场,大批订单从海外飘向尚德,公司此前积压的8MV电池板很快销售一空。 施正荣在尚德的第二个大的举措是股权改造、海外上市。按照股票市场规定,必须将国有背景下的风险投资大额度退出,这是需要一定勇气的,如何把600万美元有序退出?来自企业内部和外部的阻力和高压,考验着施正荣。在这关键时刻,无锡市委书记杨卫泽发话了:“无锡要大发展,就要有大环境。招商引资、引智不能只是停留在公文上的一纸空话!谁要是把施博士放走了,市委市将追究其!” 随着国有股的全部退出,这才有了后来纽交所董事会总经理马杜亲自来到无锡,争取尚德到纽交所上市的那一幕。为了企业成功上市,施正荣组织了一个路演团队,从香港到新加坡、德国、英国、美国,平均每天要做8到9场演讲会,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常常是会后买点面包、快餐充饥。 施正荣是一个有的企业家。他经常在黑板上给来访的客人画地球、金星、土星,告诉他们地球的表面温度是15摄氏度,金星是475摄氏度,土星是零下55摄氏度,原因即在于地球有大气层覆盖,金星上大气层太厚,全是二氧化碳,而土星上没有大气层。他担心由于环境污染,地球的大气层遭到破坏,气候变暖,会给人类造成各种不适和灾害。 为了环保,公司规定除正式文件外,一律使用回收纸打印材料。在尚德,经常可以看到员工送到高层甚至送给施正荣批阅的文件,背面都画了一个大大的叉,表示此面是作废的文件。 为了环保,同时也为了避免公司盲目扩张,施正荣拒绝上硅原料项目,而是与上游企业——美国的MEMC公司签订了长达10年总额为50亿—60亿美元的供货合同;收购了下游企业——日本最大的光伏组件制造商之一的MSK公司。接着,他在上海、深圳等国内发达地区设立公司,体现出一个企业家超前的战略眼光。 生产厂区一角 太阳之德 在尚德办公区,笔者看到大门入口的顶棚安装了太阳能电池板,厂区马路的两边,安装了太阳能电灯。无锡工业设计园的9个屋顶安装了屋顶发电系统,可以产生300千瓦的电。江苏省委大院设立了光伏电站。北京奥运会主场馆“鸟巢”的12个主通道安装了由尚德生产的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太阳能光伏发电系统,总投资1000万元,装机容量130千瓦,使清洁、环保的太阳能与绿色奥运和谐地融为一体。 太阳是包容的。为了把尚德建成“百年老店”,施正荣在全球范围内搜罗人才。如今,全球光伏产业一半以上的华裔科学家在为尚德工作。国外一些著名的光伏材料学专家也纷纷加盟。当时的江苏省委书记参观尚德之后,笑谈:“施博士,你这里可是个创新啊!人家都是中国人给外国人打工,到这里看到那么多外国人为中国打工!” 太阳是无私的、进取的。尚德的财富令人目眩,可是施正荣并没有迷失自我,他一直热衷于公益和慈善事业。,是世界上最接近蓝天、最接近太阳的地方,可是这里的很多地方不仅享受不到火力发电、水力发电带来的便利,也享受不到太阳带来的任何好处。2006年5月,尚德电力的工作人员随同“地球第三极度珠峰大行动”的志愿者,来到海拔4300米的定日县定日中学,为该校设立“尚德电力爱心奖学金”。6月1日,他们向海拔4700米的曲宗巴松完小捐赠了一套2.5千瓦的太阳能光伏发电系统,和孩子们度过第一个“光明”的儿童节。2006年9月9日,在公司5周年庆典上,施正荣没有搞大吃大喝,而是向无锡88位名师颁发了“尚德名师奖”;同年10月,尚德向无锡市慈善基金会捐款2000万元。 采访结束时,笔者问及施正荣的人生理念,他目光坚定地说:“人无区别,但有差别!我信奉的人生标准有三重境界:一是做人的品格,二是生活的品位,三是思想的光辉。这三重境界是要人穷尽一生去实践和体会的。”(徐怀谦任合一) 来源:人民海外版
阜新白斑疯医院
阜新白斑疯医院
阜阳白斑疯医院
阜阳白斑疯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