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赛维造血乏力渐近破产

2018-11-06 09:55:15

赛维造血乏力 渐近破产

而据一位从事破产法研究的律师分析,如果近期赛维没有新的大笔资金注入,也无力偿还债务,诸如京运通这样的供应商和一些大型的债务银行很有可能向法院提出申请,对赛维进行破产重整。

摘要:而据一位从事破产法研究的律师分析,如果近期赛维没有新的大笔资金注入,也无力偿还债务,诸如京运通这样的供应商和一些大型的债务银行很有可能向法院提出申请,对赛维进行破产重整。

关键字:赛维,破产,抛售资产

近月来,赛维的困境可谓一重接一重。4月16日,赛维未能如期偿付2379.3万美元的到期可转债,导致违约。4月23日,赛维LDK德国子公司Sunways宣布,被银行取消660万欧元信贷额度,并且银行正要求其偿还抵押债券,“光伏产业和公司的经济形势,已导致银行终止了所有的信贷措施”。5月7日晚间,赛维的主要供应商之一京运通公告称,上海二中院已驳回赛维请求撤销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上海分会裁决的申请,赛维将向公司支付违约金2.94亿元,及律师费、仲裁费等344万元。

财报显示,2012年度,赛维负债总额为54.2亿美元(约合335亿元人民币),总资产为52.75亿美元,资产负债率已高达102.7%。

此前的3月20日,无锡尚德就因债务到期违约被宣布破产重整,而此时同样遭遇困境的赛维也境况堪忧。一位光伏行业人士就表示,“若赛维找不到新的资金输血,难保不会成为下一个无锡尚德。”

砸锅卖铁

而今赛维整体陷入困境,合肥市不得不为自己当初的盲目引资行为买单。

负债累累的赛维目前只能选择抛售资产来自救。此前据报道称,赛维从2012年10月起已经出售了超过三分之一的资产以获取足够现金用于偿还债务。

近期,赛维向福来投资公司出售2500万份新股的交易,获得2580万美元的现金,来偿还债务。福来投资是由中国商人郑建明在中国香港运营的投资企业,之前,郑建明已经在3月底购入赛维的1700万份股票,加上这一次交易使得他的总持股数达到4200万份,相当于赛维总股本的21.6%。

4月18日,赛维还曾宣布,已把位于安徽省合肥市的子公司出售给该市旗下的高新产业社会发展服务公司(下称“高新产业公司”),售价1.2亿元人民币。

即便如此,这笔交易仍让安徽子公司净亏损9000万美元。一位江苏光伏企业人士表示,这意味着赛维的财务状况已经到了十分窘迫的时候,不然不可能打折贱卖资产。“两年前,安徽子公司投产的时候,当时对外宣称,该项目总投资达25亿元,是全球同类项目单体的,未来产能将达到3吉瓦,年销售收入达100亿元,现在看来只能是南柯一梦。”

据悉,赛维安徽子公司共有48条生产线,如果按照正常价格来说,每条生产线的价格至少要在1000万元人民币左右,而今出售价格仅在200多万元人民币,而据赛维一位人士透露,“即便这个价格也是所有意向购买者中报价的,此前,上海钱江实业(集团)仅给出250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

“赛维的这个工厂价格很便宜也很划算,但目前光伏行业不景气,大家都在忙着减产,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去购买大批的设备,因为没有市场,即便买回来,这批设备也只能扔在厂房,过几年就会报废。”江苏一家光伏企业高管对说,他认为,光伏行业低谷让大家对赛维贱卖的资产难有兴趣。

数据显示,至2012年9月30日,赛维的合肥子公司净资产为负值,约为5400万美元,银行借款约为4.85亿美元,资产负债率107%。此前,有消息说,在2012年8月,赛维陷入财务困境时,合肥市高新区管委会就已经开始接管工厂的生产,赛维董事长彭小峰早已失去了该子公司的控制权。

[#page#]

赛维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说,自2012年年底起,该子公司的大部分生产线都已经停产,工人陆续放假,合肥市为了解决这一包袱,一度曾寻找过日本夏普等企业接盘,但却被拒绝。

不过,据了解,高新产业公司接手赛维子公司,也只是一个过渡性阶段。两年前,合肥市为了把当时的业界巨头赛维引进该市,曾给予土地、税收、银行贷款等多方面优惠,而今赛维整体陷入困境,合肥市不得不为自己当初的盲目引资行为买单。

在高新产业公司接手后,目前正广泛寻找新的接盘者,曾寻找多个光伏企业洽谈收购一事。江苏一家光伏企业人士透露说,该省的几个大公司,诸如阿特斯阳光、天合光能等均被该高新产业公司找过,谋求合作之意,但上述几家公司均表示拒绝。“如果这个工厂卖不掉,也只能烂在高新产业公司手里了。”

困境也让目前的赛维高层人员动荡,多位高管纷纷离职。2012年底,该公司副总裁兼财务总监林俊杰、执行董事和战略执行副总裁邵永刚离职,近期,赛维德国子公司Sunways公司的两名董事会成员辞职,目前执行副总裁朱良保也已离职。

造血乏力

光伏市场的不景气让恒基伟业没敢投钱进去,也暂时停止了涉足光伏的计划,所以输血赛维的计划也就此终止。

2012年开始,赛维所处的江西省新余市曾多次输血赛维,以解燃眉之急。不过,在如今糟糕的行业环境下,价格战持续,产能严重过剩,导致赛维经营困难,而自身的造血功能乏力,也让该企业情况日益恶劣。

财报显示,在市场激烈的竞争中,赛维毛利率持续下跌,从第三季度的-11.2%,掉至第四季度的-60.5%,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企业负债率也从第三季度的89%激增至如今的102.7%。

2012年,关于赛维破产的传言不断,为此新余市政府曾多次发放补贴救助,但面对巨大的债务问题已经无济于事,也超出了新余市的能力范畴。为此,新余市曾另寻门路,找来新的战略投资者,欲携手解决赛维之困。

2012年10月22日,赛维对外表示,公司与江西恒瑞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瑞新能源”)签署了股权购买协议,恒瑞新能源将购买发行前赛维总发行的股本约19.9%的股份。

公开资料显示,恒瑞新能源于2012年9月29日成立,其60%股权由北京恒基伟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基伟业”)持有,剩余40%股权由新余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拥有。

当时,业界曾以为赛维问题可能因此迎刃而解。不过据一位已从赛维离职人士向透露,这次资本运作却几乎没有实质性的资金注入赛维,那次收购仅是给资本市场注入信心,也是为了避免在美国的上市公司被退市,在当时是不得已而为之。“在仓促成立恒瑞新能源之后,光伏市场的不景气让恒基伟业没敢投钱进去,也暂时停止了涉足光伏的计划,所以输血赛维的计划也就此终止。”

无奈之下,进入4月之后,迫于债务压力,赛维只能贱卖资产以偿还债务。一位中建材人士透露说,当年资金充足的时候,赛维曾拿下众多光伏电站的路条,如今已再无实力投资国内电站,自2012年下半年开始,赛维已将这些光伏电站项目的路条陆续卖掉。

“当地政府和赛维也曾找过几家央企恰谈,有让央企入股或收购的意思,但在目前的行业低谷中,谁也不敢接手。”上述人士说,他认为,去收购或者入股赛维,就可能面临着巨额的债务问题,远不如自己投资建厂更简单和便宜,也无任何后顾之忧。

“如果只依靠变卖资产抵债,赛维状况难以改变。”上述江苏光伏企业高管说,在他看来,目前,赛维的主要资产是在江西新余、南昌、江苏苏州等地的十余家公司,而目前为重要的合肥子公司和南昌工厂已经出售,剩下的工厂已没有太多吸引力,而且即便准备打折出售,也未必敢有人接手。

该人士表示,赛维即便把这些工厂全部卖掉,也未必能堵上财务上的窟窿,他分析,从财报上来看,到2012年底,赛维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9828万美元,有担保的银行存款1.67亿美元,待出售的资产总额6.46亿美元。“可是,赛维的负债总额已高达335亿元,以赛维目前的资金状况,已难以再继续支撑经营。”

为此,曾多次拨打赛维CEO佟兴雪的,但始终无人接听。

而据一位从事破产法研究的律师分析,如果近期赛维没有新的大笔资金注入,也无力偿还债务,诸如京运通这样的供应商和一些大型的债务银行很有可能向法院提出申请,对赛维进行破产重整。

洒水车配件
办案区防撞软包
公园健身器材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