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局改革暂无时间表

2019-06-13 14:14:17 来源: 武威信息港

铁路局改革暂无时间表

张智 北京报道

在这个每年都会发生“世界上规模迁徙”的“战场”上,一点细微的政策调整都可能引发广泛的关注。

《华夏时报》采访获悉,铁路局层面的改革目前仍暂无时间表。郑州铁路局局长张军邦告诉,铁路局这个层面暂时没有大的改革举动。因为铁路局已经是企业,所以不存在改制问题。

郑州铁路局马寨车站站长郅慧则表示,如果铁路局启动改革,或将先从名称开始,职能则变化不大。

“铁路局更重要的是管好运输。现在运输非常平稳,如果没有成熟的方案,乱改有可能阻碍运输的正常运转,反而本末倒置。”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表示。

据悉,在铁总内部关于铁路局拆分、改革均未提上正式议程。不过,铁路系统的拆分并不会就此截止。包括成立区域铁路局,以及按职能划分成运输、建设公司等多种方案已经在研究领域慢慢完善,正等待铁路改革拉响新汽笛。

暂无时间表

忙碌的两会间隙,铁路系统也没闲着。在表决会议过后,张军邦匆匆赶往铁路总公司商讨要事。在他之前,广铁集团董事长、总经理李文新也在小组会议之后赶到铁总。不过,这些会面被否认与改革有关。

随着挂了64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铁道部”牌子被摘下,换上了“中国铁路总公司”的牌子,关于铁路改革的声音就始终环绕。

2013年,有媒体透露,一位高铁公司高层表示,路局的整合可能在当年启动,快可能在3月份全国两会后。该人士甚至表示,18个路局太过繁复,精简整合是必然的事。

“16个地方铁路局都得摘牌,换成公司化运作。”一位知情人士表示。不过,今年两会上,张军邦告诉,尚未听说铁路局要整合,因为不涉及到政企分开,因此铁路局层面的改革也暂无声响。

“铁路改革是自上而下的,要铁总推动,但铁总现在根本不着急。因为涉及到正常运输,铁路局一定要平稳。”王梦恕表示。

事实上,铁路局改革背后,不仅包含着货运改革、投融资改革,还关系到全国庞大铁路的终归属问题,关系到铁路改革的终形态是成立区域公司还是运分离,包含着铁路改革中复杂、困难的难题,牵一发而动全身。

1月9日,中国铁路总公司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此次会议强调深化总公司内部改革,理顺总公司和铁路局关系,推进铁路管理机制创新。铁路总公司总经理盛光祖指出,铁路局作为总公司的全资子企业,是生产经营型市场主体,承担安全生产、市场经营、工程建设管理、职工队伍建设、资产保值增值主体。应突出铁路局的市场主体地位,使铁路局成为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我发展、自我约束的铁路运输企业。

有媒体报道称,据一位消息人士向媒体透露,铁总高层有一个以总经理盛光祖为首的改革领导小组,讨论、研究、制定铁路改革的后续方案。其中,路局的整合是一个经常被列为议事日程的话题。不过,目前仍没有确定方案,也没有时间表。

对主营运输的铁路局来说,不管是改革还是换牌,似乎都不那么迫切,远远没有维持正常运输秩序来得重要。

根源难变化

铁总一周年已过,各地铁路局的牌子却尚未更换。

郅慧认为,铁路局原本就是企业,如果将“铁路局”改成“铁路公司”,也仅代表更换名字,职能和模式将不发生变化。

事实上,铁路局作为一个独立的经营主体,规模和经营范围过于狭小,大多数运输经营业务不能自主决策,根本做不到独立核算和自主经营。

铁路系统统收统支,“杀丰补歉”的做法仍未有实质性的改革。一直在讨论的向地方路局的放权方案中,争议的是财权(收入分成及成本核算权)究竟如何下放,其中一个方案是:各地路局今后在收入分配上享有更多自主权。不过,想独立经营创收的路局、合资公司财权突围难的困局还将持续一段时间。

上海铁路局副局长姜曦晖此前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表示,铁路局改革具体要看国家出台的改革细则,但模式可能和广铁集团不一样。

大的改革暂无时间表,但小改革却正在持续推进中。

在市场化的改革大方向下,2012年各路局纷纷组建路局货运营销中心,下设客户服务部、运价管理部等7个部门,形成需求受理、产品设计、物流服务、质量保障、投诉理赔为一体的链条,对客户一站式办理、一条龙服务。

全国人大代表、沈阳铁路局局长王占柱对媒体表示,未来的日常工作,将完全按照企业化、市场化来经营。市场化可以让铁路对地方服务的保障能力更强,作用更明显,同时收到的效果会更大。改革可以助铁路走上可持续发展的道路,给铁路未来的发展创造良好条件。

今年2月15日起,全路实行统一运价的营业线货物平均运价水平调整为每吨公里提高1.5分,货物运价由政府定价改为政府指导价。海通证券研报认为,2014年铁路的各项改革将逐步进入实质化运作,预计2015年及以后铁总的货运体制改革将会向更深方向推进。

不过,一位分析师表示,政府指导价与政府定价从目前来看区别并不大,事实上还是政府说了算。

病因病机
散文随笔
科技网络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