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官方回应西宁警察遭围殴枪是在混乱中被挤掉

2018-11-05 10:01:35

官方回应西宁警察遭围殴:枪是在混乱中被挤掉的

7月26日,事件当事人之一、西宁市城北区公安分局民警任杰在医院里。新华社发

近日,有友爆料称“青海西宁市城管殴打警察并抢枪”。这使得近来不断被曝打人的城管群体再次成为舆论热点。实地采访后了解到,这次打人的主要涉事人员并不是城管而是建设局工作人员,目前打人者已被警方刑事拘留。对于是否围殴抢枪,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取证当中。专家认为,执法人员之间发生冲突,更加反映出城市执法权亟须加强约束。

被打民警头部受伤缝5针

西宁市第三人民医院四楼外科病房里摆满了同事们送来的鲜花和各种慰问品。被打民警任杰头上缠着一层纱布躺在床上。看见进来,这个参加工作刚两年的25岁年轻警察立即坐了起来。他说现在恢复得不错,但是头还是很疼。

医院诊断任杰为头皮破裂,轻微脑震荡,缝了5针。23日事发当天,西宁市城北区建设局副局长马春明也在现场负责指挥强制拆迁。他说,冲突的时候他就在现场,并且立即上前加以阻止,但为时已晚。与警察发生冲突的主要当事人不是城管,而是建设局负责拆迁的工作人员马某某。

马春明说,23日当天,根据西宁市统一安排,城北区政府组织建设局、公安局、国土局、城管局、消防、卫生等多部门参与联合执法,对大堡子镇花卉基地一处建设在耕地上的非法建筑进行强制拆迁,建设局的任务是在外围设置警戒线,防止人员进入受伤。在拆迁过程中围观的群众很多,村民马建军与执行外围警戒的建设局工作人员发生了冲突,马建军的亲属随即报警,马建军本人并不是被拆迁房屋的主人。

“枪是我的生命,谁也不能动”

任杰说,23日当天接警后他带领两位警校实习生周加才让和李万忠迅速赶到了现场,根据出警程序去指认被举报人。“警戒线外层大约有十几、二十个执法人员,他们态度非常差,其中有几个人上来就用防刺服顶我的胸。我感觉很快就被他们围了起来,推推搡搡的,我的腰后面佩戴着一把六四手枪,我害怕他们把我的枪抢走,就把枪掏出来举过头,大喊枪就是我的命,谁也不能动我的枪!”任杰说。

据任杰回忆,在他举枪倒退过程中,有人用头盔、对讲机猛击他的头和后背,“我被打倒在地,头流着血,依然护着枪,但我没有用枪指着谁。”

随任杰一同出警的警校实习生周加才让在这次冲突中也受了轻伤。他说当时场面非常混乱,大家都没有想到对方会上来打人,而且事情发生得很突然,整个过程不到一分钟。混乱中他听见任杰在大声呼喊不要动我的枪。

是否围殴抢枪尚待深入调查

事发3天后,任杰说自己已经平静了很多。他说,当时围着他推搡的人很多,出于警察职业本能,他用手扣着佩戴在腰后的手枪。因为自己个子高,为了保护枪,他掏出枪举过头顶,但很快自己头部受伤倒地。混乱中,他感到胳膊被人别了一下,然后枪就不见了。

和任杰同在大堡子镇派出所工作的同事何建茂事发时正在拆迁现场协同其他部门维持拆迁现场秩序。听到远处有骚乱声,他急忙赶往现场。

“赶到现场时看到任杰已经被人围起来了,我很快冲到跟前制止,看到地上丢着任杰的枪。”何建茂说,他随即捡起枪保护起来。现场建设局的指挥人员和其他随后赶来的拆迁工作人员一起制止了冲突。

“推推搡搡的肢体冲突肯定是有的,但没有围殴。”城北区建设局副局长马春明说,当时地上有一块土坡,被打伤警官任杰是在后退中被绊倒,枪应该是在混乱中被人挤掉的。

城北区公安局副局长李红文说,公安部门已经对事发现场进行了勘察,对建设局的执勤人员、现场群众等相关人员做了笔录。从目前的取证情况看,可以确定现场发生了推搡等肢体冲突,被打民警遭受的是钝器伤。被打民警任杰自诉有人掰开他的胳膊抢走枪支,但目前并没有充分证据表明嫌疑人抢枪。案件详情正在进一步调查当中。

追踪

建设局向受伤民警致歉

西宁市城北区政府副区长张世俊说,事发后,政府立即成立了政法委、纪委、监察局等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西宁市公安局责成城北区公安分局也成立了专案组,对事件进行深入调查。公安部门已经对主要涉事者建设局工作人员马某某采取了强制措施。政府将依据事实,依法依纪对相关涉事人员做出严肃处理。

马春明代表建设局向这次事件中受伤的民警致歉,表示建设局将严肃追究相关人员的行政。他说,事发后,建设局召开会议深刻总结了这次事件的教训,认为工作中存在对城市建设执法人员管理不够严格等问题,今后将加强管理,坚决杜绝类似事件发生。

专家观点

执法人员间发生冲突

反映出执法权需加强约束

青海省社会科学院政治法律研究所副研究员高永宏:城市拆迁、市场环境整治等城市管理中屡屡发生暴力执法,反映出执法部门的执法权急需加强约束,依法行政、文明执法需要把好执法人员入口关和培训关。目前城管、建设、工商等各城市执法部门,都面临执法人员大量短缺的问题。尤其在建设、城管等部门大量招录了临聘人员。执法队伍普遍缺乏相应的法律法规、执法手段等方面的培训,人员素质也不高。再加上城管、建设等部门执法人员执法手段有限,因此执法人员往往采取简单粗暴的方式一打了事。值得注意的是,粗暴执法的后果不但使执法人员陷入危险的暴力冲突之中,容易引发难以设想的后果,而且会损害政府形象,削弱政府工作效率。权力缺少有效监督制约,执法就会离依法行政、文明执法的要求渐行渐远。

应严格把控城管人员招考聘用关口,把思想品德、文化素质作为聘用的重要参考指标,从源头解决部分执法人员素质不高的问题。另一方面,要加强对执法人员的法制培训和思想文化培训,树立执法人员的服务意识。

原标题:官方回应西宁警察遭围殴:枪是在混乱中被挤掉的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经济

作者:

纯棉黑色t恤
食堂餐桌椅
房车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