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笔画应与呆板呆滞呆傻作决绝式切割附诗人多瓦

2020-09-18 02:00:40 来源: 武威信息港

工笔画应与“呆板、呆滞、呆傻”作决绝式切割(附诗人米粒评论)

无名氏,雅致女人,非许女士也许不必加注。

工笔画刘奎龄作品必须加注。

许国华工笔画作的最大特点是呆滞,第二大特点是呆板,第三大特点是呆傻。这是工笔画上不了档次的核心点。所以绝大多数许国华们的工笔画作,不足以拿来欣赏,登不了大雅之堂。工笔画要取得突破,就要先舍弃自己的功利心,别没天没夜地制造垃圾,而是潜心于创作。如果终其一生都是干的复制古人牙慧的勾当的话,只能称为画匠或画工,乃至画虫。。

诗人米粒想在本文后留评,无奈平台设置所限,只能说一两句。现把她的留评录于下。谢谢米粒支持。

米粒要发言:

她的画技法运用很少,大凡运用技法少的画家,大抵有两种情况:一是有丰富的技法而不用;二是所掌握的技法原本就少。

有技法而不用,把已经得到了的东西没有画进去,扔掉可惜。如画家刘振忠《欲女》周力《嘴脸》陈胜祥《少女》抽象画,费克明《清梅印象》水墨画水云烟的《瓷片》画画评等.......都是先繁密,后简约,最终得以满纸灵光,艺臻乎道。西方如、莫兰迪等也是如此,经历过严格的技法训练之后,再舍弃技法,走向简约。

掌握技法原本就不多的画家,也奶茶粉里含有植脂末同样能够创作出好的作品。但是对画家的要求会更高一些。首先要天分好,悟性高。某种意义上讲,画画和参禅悟道差不多,但是一般人却做不到,所以必须要靠天赋。还要有真感情,若没有真情实感在,为人必然虚伪,画出来的画,亦必然浮华。

我认为最好的状态是:文华和质朴,各占一半,修饰出来的东西不会失掉一些本色。往往小孩子就是因为童言无忌,怎么想就怎么说;儿童画画也是这样,所以也是一派天真。

对技法掌握的少,必然不会太熟练,所以也就不会流于油滑,相反多几分生拙意趣,一般这样的绘画格调会高,避免了流俗。

绘画作品一定有境”好的境,一定是观者看了之后不想离开,甚至要产生住进去的念头,即所谓的可游可居”不好的境,则令人或望而生厌,或退三舍而避之,甚至有的叫人毛骨悚然。

许国华女士的画,平淡,呆板,需要继续努力!个见!

2017-08.18。

许国华女士近作4幅,强化了她画匠的身份。

图1。

第一幅,宽叶草木上一只可怜的呆鸟,说不出是病了,还是失恋了。

浅绿区这只鸟,与一只爬在叶飞的毛虫相似。它没有飞翔的功能,从这儿羽衣被遮掩了。

叶木无色,灰沉,像菜叶子,鸟是叶子上的寄生虫吗?说不清。由此可见画者的思维是很单一的菜叶式思维要找背景,就拉叶子,但叶子又画得没灵气,像打过霜的菜叶。

苏州一带的上海青小青菜很好吃,而生活在南国的人,常无此口福,尽管市场上的大棚菜也敢叫上海青吃到嘴里一点绵软粉嫩感也没。

感谢许姑娘让读者多了正宗上海青的念头。

这个蜻蜓飞向台灯似的莲花,它们之间构架的关系却松散得一地鸡毛。

许姑娘画作的最大特点是呆滞,第二大特点是呆板,第三大特点是呆傻。她主张三呆主义

但这幅略微让我喜欢的,是莲花,它有点亮,像个灯,给全幅清冷送来一点活气,仿佛还有生命的符号,还有脉动,或者刚刚有生命体来过。

最大败笔是蜻蜓,画得太中规中距了,这还是飞行中的蜻蜓吗?倒像被劫持了的飞机,要把那最后一点亮光撞碎。

许姑娘有心眼的地方,是在叶子上,画了点枯萎点。恕我直言,这不是自然形成,像是用剪刀故意做的。而且是在菜叶上。

图3。

第三幅两只鸟,且有一只开口说话,另一个在听,但神色游离,心不在焉。

整幅画从着色看,下了功夫,尤其三朵花,从工笔画的基本技法上到位了。

这幅画多了些杂草,形体多姿,正、反、平、侧、卷、折、垂皆有,可惜在昏黄的背景下,显得无朝气,多了丧气。

两只鸟的体重于细草上是立不住的,除非是虫鸟一笑

再说荷花。荷花是工笔画的必修课,进入积籽期的花最难画,难在花瓣,因为花瓣就是花的四肢,其实每一片都应有分工的,每一片都要姿态不同,并且瓣内部还要用稍浅的曙红分染,内侧根部要用阴影衬托,以活脱脱一个有点沉实的花朵。

中心,这幅画得像米粒,草率了,怪不得引来鸟儿了。应是鹅黄点粉法为佳呀,这个白色就显得虚假而无知。

全幅荷叶的质感,以及荷花与荷叶的关系建立,不但没创意,而且幼稚,整体没能烘托出一个主题,三朵花都像偷来的,不像自家池塘长出的,许姑娘再次用上海青想瞒骗我们的眼睛。

全画有强烈的失重感,这是另一个问题。

都开到这个时节了,荷叶还这么鲜绿,边缘居然一点焦色也不愿打,又是蔬菜思维作怪。

那个悬空的莲蓬,好像不是花瓣烂掉后脱颖而出的,横空出世的莲子,怪不怪呀?如果真有此品种,可以推广。

图4。

第四幅值得称赞的是光线,终于把我带出阴湿地带,有点冲动的风了!值得欣喜。

甚至我愿认为这幅多了创意。你看风光把竹叶吹开,而两只乖鸟临风而立,有诗意的。

喜欢。

而且光的动感把那根最粗的吹得淡了,这是工笔画的分染效果。被吹开的叶子就像一个人(比如姑娘)的头发,往后飘去。

而且叶子的正背面色泽处理,也是好的,是依着一团或一束光来作呼应的。

总之,竹子部分都不错,不再像上海青了,遗憾的仍是鸟儿。

许国华画鸟看来是低能的,她不知道活着的鸟和死的鸟,或病态的鸟有何区别。

这很要命。

工笔画最难的仍是类,这点也最见功夫。这两只鸟虽乖但不巧,可怜而不可爱,好像表达了活着还不如死了更爽的潜意。

如果不是煞白光的照映,全图就会忽略这两个小生命。

总的说,这一幅是4幅中能稍接受的一幅,但让我出价,给个50元还有点心疼,这是真话。

综上,许国华推出的这些工笔画,可能出自她手,也可能出自她徒儿之手,比较不上档次。稍好些的是第4个,可算一件作品,其它3幅只算产品。

比如中秋节快到了,可以多印些,作为送人精包装的彩纸,也许是个妙用,也未可知。

许国华其人其工作室。

不想用文字评价其人其貌了,文字另有用处。相信她是个勤奋的人,一个拍照都不知道找一束光打到自己脸上的人。

评工笔画泰斗刘奎龄兼析初级画匠许国华。

治疗卒中高血压首选药物
氨氯地平贝那普利片(Ⅰ)与氨氯地平贝那普利片Ⅱ的区别
宝宝风热型感冒怎么治疗
氨氯地平贝那普利片(Ⅰ)与氨氯地平贝那普利片Ⅱ的区别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