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道击法 第三百六十九章 吸干大能

2020-01-16 20:41:18 来源: 武威信息港

伐道击法 第三百六十九章 吸干大能

在巫耀空不断靠近老者的同时,巫耀空脑海不断的思索着草木之道的深层含义,草木之道代表生机,可以夺取他人生机,而巫耀空在思考,能不能修补自己的生机,或者説创造生机。

“夺取他人生机,剥夺他人寿元,如此多次施展也可以拖死敌人,这样岂不是説这是一项神通?”巫耀空慢慢的靠近老者,想到了木之金丹的作用,顿时巫耀空脸上露出了一抹喜悦的微笑,而后阴冷的看着老者,那目光跟做贼的没两样,特别是如今巫耀空以狂热的目光看着老者,看着一个苍老的男的,让人看了有一种遇到变态的感觉,当然这感觉老者已然感受到了。

“你,你想干嘛……”老者警惕的看着巫耀空,看到巫耀空那双发光的眼睛着实把他吓怕了,不断的后退,好似一个被人迫的少女。

“你不是説叫我自废啊,你不是説我狂妄啊,今天我他妈就废了你,我他妈就狂妄给你看,其实刚才只是预热,疯狂才现在开始。”巫耀空阴森的笑道,笑的是那么诡异,笑的是那么的邪恶。

当事人老者当即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如果不是忌惮巫耀空那吸嗜生机的手段,恐怕他早就冲上去给巫耀空一巴掌了,可是他还想多活几年,他不敢再被巫耀空施展的漩涡困住,要知道之前他只被漩涡笼罩了两息的时间,寿元就被巫耀空吸嗜了五百年,五百年的寿元啊,对于这些大限将至,前途渺茫的老怪物来説那堪称无价,毕竟谁也不愿意死啊!

“道兄,此次纯粹是这几个xiǎo混蛋们的注意,我也不知道这暗礁是您的洞府啊,不然给我十个胆也不敢动啊!”显然老者被巫耀空那木之金丹吸收生机吸怕了,竟然放下了老脸,一改之前的不屑,称兄道弟起来了,这就是人心。

“呵呵,即便今天你们没来找我,你们也活不了,任何龙须鳄的族人都必须死,都必须死,都得死……”巫耀空突然笑道,而后双眼通红,一股杀机冲天而起,让海水翻滚,大浪滔天,越説越激动,越説越气愤,到最后甚至吼了出来。

金刚之体被龙须鳄族长废了,因为金刚之体被废,造成了自己在天剑宗地位一落千丈,最后还造成同门追杀,而宋长老为了保护自己以自爆挡住敌人,那一刻始终被巫耀空深深地记在脑海,在他的意识里如果不是龙须鳄族长废了自己的金刚之体天剑宗就没人敢惹自己,也就不会遭到天剑宗追杀,而宋长老也就不会为了保护自己而自爆,这一切都可以説是龙须鳄造成的,所以巫耀空对于龙须鳄可以説是血海深仇,不死不休,即便老者没有得罪自己,自己同样会去屠杀龙须鳄全族。

他的意识里有恩必报,有仇也会报,代价却是要用十倍百倍!

老者震惊,他从巫耀空眼中读懂了什么,那是一种愤怒,似乎是仇恨,是因为仇恨才造成的可怕杀机,可是他不明白他什么时候得罪过巫耀空,让对方如此仇恨自己,同时也感觉恐惧。

“道友得饶人处且饶人,我想你是误会了吧,我们才今天见过,无恩无怨,何故非要置我于死地?”老者疑惑的问道。

他不説还好,一説巫耀空更是气愤,一股滔天的煞气冲天而起,让天地变色,只见巫耀空金色的瞳孔竟然变成了赤红色,他冷冷的看着老者,仿佛看到了杀父仇人一般。

“得饶人处且饶人,呵呵,现在轮到自己头上你们才明白吗,那为何曾今一而再再而三逼迫我,废我修为,还满世界的追杀我,不给我一条活路?”巫耀空冷冷的説道,如果此刻眼神能杀死人,恐怕老者即便是天尊也要死三四次,那眼神太可怕,好似来自死神的眼睛让人不敢正视。

“道友所説之事我一概不清楚,此事与我无关,你的仇人另有其人,还请高抬贵手……”老者哀求道,他从巫耀空眼神看出了这愤怒不是假的,这是真的,这是只有经历过血仇的人才能有的愤怒,杀机,可是他却不知道龙须鳄谁得罪过巫耀空。

龙须鳄遍布一方海域,族人何止千万,因为这方海域都是龙须鳄统领,所以龙须鳄的族人平时没少欺压异族,所以老者还真不知道谁得罪过巫耀空。

“呵呵,不清楚没关系,我这人不是什么好人,得罪过我的我必然会十倍百倍奉还,离火教已经得到了后果,流霞府也付出了代价,惜虹门……”巫耀空微笑的説道,可是老者在这笑容里看到了强烈的杀机。

随着巫耀空説出了一个个被巫耀空带魔族灭了的宗派,老者的脸顿时苍白,毫无半diǎn血色,身躯都在颤抖,看向巫耀空好像看到了死神。

“你,你就是……魔域太子……”老者身躯颤抖的説道。

身为龙须鳄高层他自然也知道这些大宗派被灭都是魔域太子带领魔族所为,可是他不知道龙须鳄族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位魔王。

“呵呵,是的我就是魔域太子,可是我还有一个身份,难道你们忘记了吗,一年多前一个被你们族长废了体质的人,看样子你们龙须鳄做的坏事太多了,竟然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了!”巫耀空冷冷的笑道,谁都能感受这笑容的阴冷,特别是老者,即便他是大能,即便他活了数千年,可是此刻面对巫耀空却也不免心惊胆战。

巫耀空的话説的很冷,老者不断的回想着一年前发生的事,很快他脸色顿时更加苍白,脸上露出了恐惧的神色,显然他知道了巫耀空的身份。

“是你,金刚之体巫耀空……”老者大惊,突然对于巫耀空恐惧到了极diǎn。

之前的恐惧,那是巫耀空能威胁到他,而今的恐惧却是惊骇巫耀空的天赋,他可是记得巫耀空体质被废,这注定再也不可能踏入武道,可是如今巫耀空不仅再次修炼,而且仅仅一年多竟然可以抗衡大能了,这该是什么怪物啊,天赋也太惊人了吧,闻所未闻。

“是我,我又回来了,你们谁也没有想到吧,我竟然会再次踏入武道,可是达到了抗衡你们的地步,这次我就是为了毁灭龙须鳄族而来的,所以今天你必须死,不能怪我,在你们欺压别人的同时就行还要做好被报复的想法!”説完巫耀空一个箭步冲到了老者的身前,突然在他手中出现了一座一尺高的绿色xiǎo塔,没有任何的光芒,巫耀空托着xiǎo塔直接砸了过来。

老者还沉浸在震惊恐惧之中,且巫耀空的速度太快,即便是老者身为大能竟也一时没反应过来,当他反应过来时,绿塔已然砸了过来,老者不愧为大能即便如此危急,老者已然快速的抵抗,双手护胸,抵挡要害,可是依旧被巫耀空砸飞,特别是他的双臂,手骨断裂,血流不止。

老者稳住身子,而他的双臂也在以肉眼的速度瞬间恢复,这就是大能,即便受了伤也能快速恢复,当然这也要看能量的强弱,通常修为在大能之上的攻击,大能想要恢复也很难,这只是针对大能之下的攻击而已。

然而就在老者刚要恢复如初的同时,以他为中心,方圆万丈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这一次的漩涡明显被之前还要大,这是因为巫耀空对于木之金丹的操控达到了一种运用自如的地步,方圆万丈内,一切的生灵几乎都是瞬间枯萎,生机消散,而巫耀空则是目光炯炯,气势飙升,老者感受到自己寿元在飞速的减少,不做丝毫迟疑,一个闪身想要逃离,他是在被巫耀空吓到了,想要逃跑。

可是巫耀空又怎么会给他这个机会,光之秘施展,几乎瞬间就赶上了老者,在老者不知情的情况下,巫耀空瞬间来到了老者身前,随着他的出现,以巫耀空自身为中心,再一次一个巨大的漩涡,在疯狂的吸收着老者的生机。

“吸收他人生机,壮大自身实力,当真是可怕啊,人死如草枯,草木枯荣,此法就叫生死枯荣*吧!”巫耀空不断的感悟着着木之金丹的这一神通,随着自己对草木之道,或者説生机之道的理解,他将木之金丹的神通改动了一下,结合了斗之秘,使得木之金丹的吸收不仅范围增大了,吸收的速度也加快了。

“不,不,我不能死,我还不想死啊……”老者歇斯底里的咆哮着,可是片刻他的脸庞已经瘦的只剩一层皮,已然看不清他的面容,在生死枯荣*的吸收下,几乎数息老者的生机再次被吸收,寿元又减少了四百年,加上之前的七百年,整整一千一百年的寿元没了。

“啊啊啊,我要撕裂你,我要灭了你,即便是死我也要……”老者话还没有説完,就在这瞬间他的生机被吸收殆尽,寿元减少为零,瞬间死亡而同时巫耀空体内的木之金丹绽放璀璨的绿色光芒,彻底凝聚,而巫耀空的修为也赫然达到了半步阻化境,此刻的他有信心不懂用绿塔抗衡大能。

老者死了,这是一位大能啊,一位威震一方的大能,可是竟然就这么陨落了,只是数息的功夫,就化为了一具干尸,这一幕足以震动天下,即便是当事人巫耀空也露出了震惊之色,虽然他深知此法的变态,可是却没有想到竟然恐怖如斯,数息吸干一位大能。

“掌握此法,从此我将无惧大能,从此我才是真正的崛起,龙须鳄,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巫耀空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此法虽然变态,可是也并非无敌,之所以能吸干这老头完全是他寿元无多,且多次让我得手,才侥幸成功,如果遇到那种寿元很多,且殊死斗争的大能未必能胜,神通秘法只能辅助,真正的崛起还是得提升修为。”虽然生死枯荣*让巫耀空感觉很欣慰,可是他却并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

很快巫耀空离开了这片海域,向西北方向飞去,他的目标是四方海域中心的海洋之星。

而在他离去片刻,修罗三元老突然出现,看了一眼海底的几具尸体,脸色大变,震撼不已,几人的生机竟然彻底被吸干。

“好可怕的秘法!”

修罗三元老暗自心惊,同时对于巫耀空也更加的敬畏,而后只见他一个闪身消失在这片海域,再次出现赫然在巫耀空身旁。

二更到,求鲜花,求支持,明天依旧二更,兄弟姐妹们求一朵鲜花。

大城县医院
宁化县妇幼保健院
湖南癫痫病治疗方法
九江牛皮癣医院排行榜
威海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