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广播 第两百零五章 请君入瓮!

2020-01-16 22:43:25 来源: 武威信息港

恐怖广播 第两百零五章 请君入瓮!

9位大佬的尸骨就这样化作了一地的脓水,尘归尘土归土,无论昔日如何潇洒风流意气风发,到最终,还是走到了这个结局,听众就像是那批先秦练气士一样,后者追求升仙得道羽化而出,想要在天道规则面前挣一口命,而前者则是将天道换做了广播,大家浮浮沉沉折腾来折腾去,目的倒是更朴实一些,

想活得更久一点。

苏白觉得自己这次像是赶来参加了一次葬礼,在场的所有听众都未免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倒也贴合了葬礼应有的氛围。

普通人在参加葬礼时总是会下意识地想到有一天自己可能也会躺在那里,而这次听众们则是想着,日后自己面对那批秦兵时到底能有几分活命的希望。

如果有其他的选择,如果可以有选择,没人愿意这般孤注一掷,但是在广播这里,大家没得选择,就像是古代的围猎,围三缺一,你只能向一个方向去跑,去挣扎。

葬礼结束,陈茹卸下半座山腰移送了过来,这这片火车废墟彻底掩埋,没有碑文,也没有哀乐,至多,也就是一个意思,不管以前什么样的关系,总得让你入土为安。

苏白和希尔斯在之后则是又去了那家咖啡馆,希尔斯最近不打算回英国,按照他的计划,他要留在东方一直到证道。

希尔斯的红粉老板娘做了一桌西餐,味道不是很纯正,但也体现了心意,入夜时,那边大卧室你侬我侬着,苏白一个人靠在阳台上抽着烟。

山区的天空比较清澈,晚上也能清楚地看见繁星,在刚才,苏白接到了广播的任务通知,这是提前一周的任务通知,体现出了一种人性化的关怀,苏白记得以前自己有一次馄饨还没吃完就被拉入了故事世界。

这也可以看出广播在这次事情之中做出了很大的妥协,它需要这批听众继续成长起来,需要他们去帮自己击垮那批秦军以让其得以成功地过度。

这种感觉让苏白觉得有些可笑,原本的赵公子应该早就心灰意懒了,现如今苏余杭他们的意识应该在广播的行为中体现出越来越大的影响力。

说实话,如果在这个时候广播依旧能保持着原有的风格,似乎才觉得完美,

不管外面风吹雨打,广播依然岿然不动,才能维系住广播一直以来建立出来的B格,而现在,广播没有做到。

在这个局面之下,广播也会学会屈服于现实,向自己的玩偶们,释放出了善意和关怀。

抖了抖烟灰,隔壁卧室的叫声结束了,希尔斯披着睡衣也走到了阳台,看见站在隔壁阳台的苏白,他笑了笑,丢过来一根雪茄。

“苏,我一直以来都很喜欢中国文化。”

“对于中国人来说,任何舞台请几个老外,让他们说出几句中文,都是能够让他们自豪和开心的事情。”苏白斜靠在栏杆上,雪茄在手里旋转着。

“文化自信不够么?”希尔斯笑了笑,“在西方,无论是黑人还是黄种人,他们会说英文,我们都觉得很正常。”

“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只能说重拾这种信心还需要一段时间,此一时彼一时吧,当初你的祖先来到中国时,我们会对你们释放怜悯,觉得你们是不开化的民族,需要给你们善待智障一样的关怀。”

“哈哈哈…………”希尔斯又笑了,“苏,你可别忘了,我的曾祖父当年可是英法联军里的一员。”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这个话题也就揭过去了。

“苏,有人来找你了。”希尔斯伸手指了指前方的山峰,“我觉得你现在可以去安慰一下他,他的神识像是个苍蝇一样,我在做那种事的时候居然也扫来扫去,帮我多揍他几拳。”

“我不想和他打。”苏白摇摇头,“我打赢了,很可能会把他打醒,毕竟他前不久刚在石家庄被我揍过,现在居然敢再次上门来,肯定是克服了之前的魔障,心境上取得了进步,再被我打趴一次,说不定等克服过来时心境还能得到突破。

如果我输了,他正好可以踩着我证道。

好像无论哪种结果,都对我没好处,而且我可以确定,一旦我要准备弄死他,广播会像是宝贝他新干儿子一样瞬间把他拉入故事世界进行保护。”

“广播对他亲生儿子可不是怎么友好。”希尔斯在这个时候调侃了一下。

远处山峰上,索伦赤膊着站在那里,他仰起头,发出了一声怒吼,若是此时有显微镜的话,可以看见他身体细胞像是机械化一样进行着井然有序的调整。

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调整状态就是将身体和心灵状态给恢复到一个高值,但对于索伦来说,他完全没这个问题,他的大脑是这个世界上最精密的计算仪器,他的身体也是由可以量化到细节节点的一个个体组成。

他再度向苏白发出了挑战。

而苏白,一直到现在都没做出自己的回应。

“打吧,否则也太无聊了。”希尔斯吐出一口烟,“看见新的故事世界通知了么?故事世界名字居然叫《战场凶灵》,我都可以猜测出来广播要做什么了,它要将我们丢入模拟出来的秦军古战场,让我们提前适应秦军的作战方式,起到一个练兵的作用。

所以,下个故事世界,不是很有趣,你确定要放弃这次打架的机会?”

“你是站在第三者角度思考问题。”苏白瞥了一眼希尔斯,在你眼中,多出一个证道者等于是为为了活下去增添了一笔筹码,但我可不想让他占我的便宜。

“那也可以,你可以选择将他打得彻底绝望,摧毁他的信心,让他无法再爬起来。”希尔斯出主意道,“但你现在可能也没这个实力,毕竟根据你说的,当初你在石家庄是靠着透支进阶潜力所获得的短时间的力量迸发才击倒了他,现在,你不可能再来一次。”

索伦的身体飘浮起来,他的移动速度也很快,直接出现在了距离这座咖啡厅兼民宿的百米外。

“真的找上门来了。”希尔斯催促道,“你不动手,我可就动手了。”

“你只能用阵法困住他,却没办法击败他。”苏白毫不留情揭穿了希尔斯的底牌。

“嗡!”

前方出现了一声震荡,对方化作了一道人形闪电直接冲向了阳台位置。

苏白目光一凝,这一刻,没得选了,人家就是要来找你打架想要把你当磨刀石的,而且三番四次的释放出挑衅的意味,泥人还有几分火性,更别提苏白的脾气本就不是很好。

“轰!”

两个人毫无阻拦毫无花哨地直接撞在了一起,从希尔斯的角度上来看,是后发制人的苏白直接将索伦给撞飞出去,但很快,希尔斯就发现了不对劲,索伦的身体直接崩溃,化作了无数细小的粒子开始侵蚀苏白的身体。

“这就是你琢磨出来对付我的方法?”站在原地的苏白微微皱眉,“正面打不过了,就直接开始耍流氓了?”

在苏白看来,索伦的这个方法有点像是泼妇抓着你的大腿抓挠你,你还没办法真的对他下手。

四周以及更远处,好几道神识已经落在了这里,白天的事情结束,但是这里还滞留着不少听众,这边如此清晰的能量波动出现,自然也就将目光落到了这里。

苏白能够感知到自己体内现在有密密麻麻类似于微生物一样的东西正在乱爬,四处撕咬着,但因为他化作极小的状态根本没办法用常理去捕捉到他。

远处,燕回鸿和许云飞正在散步,他们的目光也投向了这里。

“那位就是苏白么,是现在广播的子嗣?”许云飞问道。

“我不信你没有调查过他。”燕回鸿倒是依旧直来直去。

“好奇还是有的,但知道的不多,他们两个,正在对决。”许云飞又道:“索伦之前曾拜访过我,我能感觉到,他距离证道只剩下一步了。”

“那个美国人在石家庄之后放下了骄傲,克服了一部分心结,心境上的突破确实很明显。”燕回鸿也点了点头。

“他们两个人的肉身,让我都很羡慕。”许云飞深吸一口气,“一旦他们证道了,我觉得我得往后站了。”

“何必看轻自己。”

“不是看轻自己,而是有自知之明,我的资质本身就不算好,如果不是得到了那位秦朝方士的传承,我自己都没信心能够证道成功。”

“那你可以学学那位老板,你可以找时间去拜访一下他,你们应该有不少共同语言。”

“这个我会的,看眼前的吧,你觉得,谁能赢?”

“一个,已经输了。”

“哦,哪个?”

“请君入瓮,知道吧?”

…………

苏白的身体开始不停地扭曲起来,对方疯狂地破坏自己的筋脉,自己的血肉,自己的骨骼,甚至,在苏白的胸口位置出现了一张索伦的脸,

“你怎么不反抗?还是无法反抗?”

索伦问道,言语中,带着一种得意。

苏白点点头,

“哦,谢谢提醒。”

“…………”索伦。

下一刻。

苏白的身体开始萎缩起来,他的筋骨正在缩化,像是变成了一具干尸,身体皮肤表层也出现了青色的光辉,这是僵尸血统最终的表现,此时,他的皮肤变成了最坚硬的金刚,他的骨骼,化作了最为巩固的铁锁。

“进来了,就别出去了。”

宁夏中卫市中宁县中医院
成都市郫都区妇幼保健院
常德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河源治男科医院哪家好
唐山治疗阳痿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