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你的心里躲一躲

2019-04-08 12:44:09 来源: 武威信息港

那一年木零七岁,到了被大人们派往傻路路山包取宝贝的年龄。

大人们就教会他说四句话:

我很冷,我全身都在发抖,我可以在你家的衣柜里躲一躲吗?

我很冷,我的牙齿一直在打战,我可以在你家的火炉前待一会儿吗?

我还是冷,睡觉的时候,我可以钻进你的被窝儿吗?

我还是冷,我可以到你的心里躲一躲吗?

在离这个叫作底底村的村庄不远处,有个小小的山包,那就是傻路路山包。

傻路路是什么呢?就是一些很傻很傻的鬼。

傻路路们那么傻,大人们却谁也不敢靠近那个小小的山包。因为,傻路路不喜欢任何一个大人,听说他们见到大人的时候,会发怒,会做出一些可怕的事情。

傻路路只喜欢孩子,任何一个孩子!

那神秘、珍贵的宝贝就在傻路路们的心里,大人们说,每一个傻路路的心里都有一颗圆溜溜、亮晶晶的珠子那珠子,很值钱哟!

冬日的清晨,太阳总是很懒,迟迟不肯露面。禾零在浓浓的雾气里向傻路路山包走去。按照大人们的意恩,他只穿了一身单衣,还光着脚他哆嗦着爬上山包,哆嗦着走进傻路路的村庄、

村庄里很安静,傻路路们都还在暖烘烘的被窝儿里吗?

他不知道应该敲响哪扇门,他迟迟疑疑地、犹犹豫豫地,在这扇门前停一停,在那扇门前顿一顿。终于,一对金色的门环吸引了他.他不由自主地走过去,伸出手摸了摸,又拍了拍。

门环发出当当的脆响,随即,咯吱一声,门开了。

站在木零面前的就是傻路路吗?

他的长相和人差不多,个头儿比木零的爸爸还高一点儿,身穿长长的灰袍子,那袍子看起来塞着满满的棉花,整个人鼓鼓囊囊的,显出几分滑稽。

啊,一点儿都不可怕!而且,木零立即喜欢上了这个傻路路的眼睛。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光芒四射的眼睛,好像城市里的霓虹灯一样璀璨。

哦,光芒。木零在心里给傻路路取了名字。

你这个孩子,怎么穿这么少呢?呀,还光着脚,会冻坏的呀!光芒一把抱起木零,扯开灰袍子,把他裹进自己的怀里。他的怀里好温暖,木零真愿意一直这样被他搂着。

可是他想起了大人们教过的话。

我很冷,我全身都在发抖,我可以在你家的衣柜里躲一躲吗?

光芒笑着说:当然可以,为什么不可以呢?

他一把把木零抱进衣柜里,衣柜里有很多厚实的衣服,裹着木零冰凉的身子。木零在衣柜里过了半天。

中午,光芒给木零送来午餐,是一个小萝卜。

你叫什么名字?

木零。

哦,木零,吃午饭了。

吃过午饭,木零说:我很冷,我的牙齿一直在打战,我可以在你家的火炉前待一会儿吗?

当然可以,为什么不可以呢?光芒伸出长长的手臂,一把把木零从衣柜里抱出来,抱到了火炉前。木零的脸一下子被烤暖了。

整个下午,他们都在火炉前坐着。他们一起在火炉前吃萝卜,光芒吃大萝卜,木零吃小萝卜,光芒发出很大的咂吧声,木零发出很小的咂吧声。

晚上,光芒困了,他离开火炉,躺到床上。木零说:我还是冷,睡觉的时候,我可以钻进你的被窝儿吗?

当然可以,为什么不可以呢?光芒笑着下了床,一把把他抱到床上,塞进暖烘烘的被窝儿里室外健身器材
。那一夜,他们睡得很香,光芒流了好大一摊口水在枕头上,木零也是。

第二天早上,吃了早餐以后,木零说了大人们教的第四句话:我还是冷,我可以到你的心里躲一躲吗?这句话,木零说得很轻。

光芒略略犹豫了一下,然后说:当然可以.为什么不可以呢?

他一把把木零抱到胸前,那是他心脏的位置。

底码米拉去心里,你就进去了;底码米拉快出来,你就出来了。他温和地对木零说。

底码米拉去心里。木零轻轻念道。一瞬间,铺天盖地的柔软和温暖把他包围了。木零真的到了光芒的心里。他看到了一颗圆溜溜、亮晶晶的,像鸡蛋那么大的珠子。他用双手捧起它,说道:底码米拉回家里。这是大人们事先教他的回家咒语。

木零回家了,手里捧着圆溜溜、亮晶晶的,像鸡蛋那么大的珠子。

爸爸妈妈大喜过望。他们拿上珠子,迫不及待、马不停蹄地去了很远的地方.春天差不多来到的时候,爸爸妈妈回家了,带回很大一箱子的钱。

转眼又是一个冬天,八岁的木零又被大人们派去取傻路路心里的珠子。

木零刚走进傻路路山包的时候,就遇到了光芒。

怎么办呢?木零一下子着了慌,他想逃跑,但是被光芒一把搂进了怀里。

你叫什么名字?光芒问。

木零。

哦,木零。他说。

原来,他压根儿不认得这个去年冬天偷了他珠子的孩子了。木零暗暗松了口气。他忍不住去看光芒的眼睛,发现那双眼睛里的光芒好像减少了很多很多。

木零又一次进到他心里,拿走了他心里的珠子。

九岁的冬天,十岁的冬天,十一岁的冬天,木零遇见的都是他。

他眼睛里的光芒一年比一年少。

他心里的珠子也越来越小。

木零记得,他一次去光芒的心里.采下的珠子只有芝麻那么大了那时,木零突然打了个幕战,然后,一滴泪水从他的脸上滑落下来

十一岁之后,木零就不能再去傻路路那里了,这是底底村的规矩

从那一年开始,木零的心总是冰凉冰凉的

木零一天一天地长大了污泥泵图片
,也有了自己的孩子,他的孩子转眼到了七岁。

就在木零要送他的孩子去傻路路山包的前一个晚上,有人敲门

一开门,木零就看见了光芒

霎时间,木零被深深的不安包围了傻路路从来不会来的,他们讨厌所有的大人,怎么可能到人住的村庄来呢?

光芒穿着灰灰的袍子,睁着一双很大的眼睛,眼神空洞,一点儿光泽部没有,好像两口已经干涸了许久的深潭.绝望而茫然

木零的心仿佛被很尖利的东西划过

你,你表干什么?

光芒说:我很冷,我全身都在发抖,我可以在你家的衣柜里躲一躲吗?

木零稍稍犹豫了一下后,点了点头他想知道,光芒到底要干什么

光芒进了木零的衣柜,他个头儿太大了.把衣柜里的好多衣服都挤了出来

很快地,衣柜里传出他的声音:我很冷,我的牙齿一直在打战,我可以在你家的火炉前待一会儿吗?

木零说:当然可以,为什么不可以呢?

他们坐在火炉前,禾零家里没有萝卜,他找到一个地瓜递给光芒,光芒摆了摆手

光芒抖得不像刚才那么厉害了他说,馒路路们要搬家了 因为,不知道为什么,小山包上的日子,越过越不幸福,越来越糟糕他们要搬到一个很远的地方去,翻过山头,越过大河,还要穿过沙漠、草原和戈壁

木零想:傻路路们搬家了,底底村的生活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呢。

光芒说,他的心里留着一样东西,十几年了,不知道是谁留在那里的,在搬家之前,想要还给他

夜已经深了,木零钻进了被窝儿

我还是冷,睡觉的时候,我可以钻进你的被窝儿吗?光芒说

木零忍不住笑起来:接下来,你会这样说吧一一我还是冷,我可以到你的心里躲一躲吗?

其实其实我是想到你的心里去看看,可以吗?光芒微笑着请求

当然可以,为什么不可以呢?木零想,我的心里,除了冰凉,难道还有什么宝贝吗?

底码米拉去心里光芒念道话音刚落,他不见了一木零的心,顿时沉甸甸的。

大概过了七八天,木零听到一声底码米拉快出来,光芒站在了他面前

他的一双眼睛很亮很亮粘度计批发
,像城市里的霓虹灯那样璀璨

你的眼睛看起来光芒四射看到光芒,本零抑制不住地高兴,我的心里有什么呢?

有一颗珠子,圆溜溜、亮晶晶的,有鸡蛋那么大

啊?木零不由得惊诧起来

那颗珠子上,记载着你的记忆,从小到大。在那颗珠子上,还看到了我

木零的脸腾地红起来

你叫木零你曾经到我家里去过你拿走了我心里的五颗珠子,一颗比一颗小。对口巴?

木零不由得低下了头

每一个鬼的心里,都有一颗珠子,你们人也是的每一颗珠子,部凝聚着快乐的、悲伤的、平常的、不平常的记忆你小的时候拿走的,就是我的记忆啊!

木零把头埋得更低了

我看到你在心里把我叫作光芒,我喜欢这个名字,谢谢你!

因为这一声谢谢,木零把头略微抬起了一些:你恨我吗?

恨过,是你偷走了我的记忆,怎么会不恨呢?光芒说,但是,现在,我很高兴,因为我找回了它们一更重要的是,我知道,我心里留着的东西是什么了。

是什么?

是一滴眼泪,

眼泪?

你一次到我心里,流下过一滴眼泪留在我心里的,就是它你的眼泪啊!

木零的眼里,呼地又涌出泪来

这滴眼泪,我很喜欢,我可以带走它吗?光芒眨着熠熠发亮的眼睛恳求道

可以的木零愉快起来,当然可以,为什么不可以呢?

天亮的时候,光芒走了,傻路路们的搬家行动从这个早上开始。

就在这个很冷的早上,木零的心找回了温暖的感觉。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