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婚姻的废墟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18:42:02 来源: 武威信息港

当婚姻已经成为废墟,走出围城就是明智的选择。  ——题记    一、水塔上的少女    09年七月五日中午,十二点钟左右,骄阳像一个巨大的火球高高的挂在天空。天上没有一丝云彩,太阳把地面烤得滚烫滚烫,大地上热浪炙人,轻风从地上卷起一股股热浪,火烧火燎地使人感到窒息。  突然有人发现几十米高的水塔顶上站着一个身穿大红连衣裙的姑娘。瞬间人声嘈杂,车辆接踵而来,水塔四周挤满了人,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  有人焦急的喊着:“姑娘,你别做傻事,快点下来吧!”——一辆警车鸣着警笛驶进现场。来了好多公安干警和部队战士,他们一边维持秩序,一边将气垫放在水塔四周。  公安局长李明一边安排人从侧面爬上去,一边用高音喇叭对姑娘喊话:“孩子!有什么想不开的事下来和李叔叔谈谈行吗?你这样做对得起你父母老师和兄弟姐妹吗?孩子,下来好吗?”  姑娘看到有战士从侧面爬上来,大声喊着:“你们别上来!你们再向前一步,我就跳下去!”  “孩子,我的女儿和你差不多大,父母从小一把屎一把尿、一口饭一口汤把你喂大容易吗?孩子,你们都是父母的心头肉呀!你做下傻事走了,你的父母还怎么活啊?你这是在杀你的父母,你知道吗,孩子?如果你是一个好女儿,就为你妈妈想想,她的女儿走了,她还能活下去吗?孩子,你就像我的女儿一样啊!叔叔求你下来好不好?”李明泣不成声的哽咽起来。  听了李明的话,姑娘“哇”一声大哭起来。“哭吧,孩子,哭出来会好过些。叔叔就在下面等你下来,好吗?”  “李叔叔,你能不能打一个电话叫我爸爸来一下,我就在这上面等他。”姑娘哭着说。  “好,我现在就打,你把电话号码告诉我。”  正当李局要打电话时,一个四十几岁的男人慌慌张张地赶来了,他苍白的脸上汗流如注。只见他拨开人群撕心裂肺的哭喊着:“慧慧,你下来,慧慧!”  上面的女儿也哭着说:“爸爸,只要你答应我,离开刘阿姨,不再和妈妈离婚,我现在就下去。”  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希望听到这个男人给女儿一个爽快满意的承诺。时间一秒一秒地在流淌,有人忍不住大声说:“你快点说话啊,你这个臭男人怎么这样狠心呢?世界上怎么什么男人都有啊?虎毒还不食子呢?”人们开始高声责骂起来。  “爸爸,你和妈妈结婚二十多年了,妈妈跟你受了多少苦。现在我和弟弟都长大了,你为什么要离开我们?你这样做对得起妈妈,对得起我和弟弟吗?爸爸,就算女儿求你了,好吗?你知道吗,妈妈上午服毒自杀了!妈妈在医院抢救刚刚脱离了危险,爸爸!”女孩子说不下去了,失声痛哭起来。  这个男人全身颤抖着蹲在地上,眼泪簌簌而下。人们的叫骂声铺天盖地,只见这男人突然大吼一声:“慧慧,爸爸给你跪下了,求你下来好吗?”  站在水塔上的慧慧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这么说你是不答应我了,好!我现在就跳下去。”  “爸爸答应你!”可是男人的话慢了半拍,慧慧已经从铁塔上跳了下来。  救护车一声长鸣,慧慧被送进医院抢救室。  男人在医院的走廊里,焦虑地走来走去。一个漂亮的少妇跟在他身旁,安慰着他:“不要着急,孩子只是轻伤。”  难挨的时间终于过去了。手术室的大门打开了,一个护士高举着输液瓶,推着担架车缓缓走来。一位男医生对快步走上前来的男人说:“手术很成功,只是手臂骨折和轻微脑震荡。”这个男人松了一口气,一边谢着医生,一边跑过去看女儿。    二、舞厅里的男人    慧慧的爸爸在供电局上班,妈妈是一个普通工人。他们自由恋爱结婚,婚后感情和睦。2001年,慧慧妈下岗了。下岗后的妈妈情绪低落多疑,加之生活的压力,整天吵吵闹闹,唠唠叨叨:今天谁家买了什么,明天谁家老公给老婆买了什么。慧慧爸下班回家迟几分钟,慧慧妈都要追根问底。如果和哪个女人说句话让慧慧妈知道了,她都要大闹天宫,闹得鸡犬不宁。慧慧爸对这个家失去了希望。  在一个风清月明的晚上,他来到一个歌舞厅门前,一阵优雅的音乐传出,使他感到格外轻松。他来到舞厅,大厅里已经人满为患。一个服务小姐把他带到一张桌前坐下,各种颜色的灯光交织在一起,散发出迷离颓败的气氛。音响里正放着重金属音乐,巨大的声响震撼着耳膜,耳朵瞬间麻木到失去了听觉。两个穿着暴露的舞女正在滚动的灯球暗影处舞蹈着。她们曼妙的身体随着音乐的节奏前后左右的摇摆着,长长的头发在黑暗中飞飘,有一种轻歌飞舞的感觉。舞池中的人们欢呼着,狂叫着。满脸都是放纵后的欲望。空气变得极度浑浊,汗液的酸臭、男女的荷尔蒙、廉价香水的气味,混杂在一起,令人窒息。空间里充斥着物质、金钱、欲望的魔力。男人在这里寻找漂亮性感的女人,女人的目光也犀利的寻找着“成功”的男人。这个昏暗迷茫的舞场,俨然成为一个巨大的炼丹炉,把所有的红男绿女都炼成一颗颗欲望的“金丹”。  音乐声响起,一个漂亮的少妇款款向他走来。只见这个女人旋转着狐步舞,一身洁白的纱裙随着灯光闪动,时隐时现的露出那婀娜多姿的身材,高高的乳峰随着舞步的旋转在微微有节奏地颤抖着。少妇微笑着向他伸出一只手说:“先生,请您跳一曲好嘛。”  他惊慌地站起身来说:“不!对不起,我不会跳。”  “先生这是一曲‘慢四’,您只要跟着感觉走就行了,我带着您。”女人微微地笑着说。  优雅的“梁祝”,柔柔地诉说着动人的爱情故事。舞厅的灯光忽明忽暗,给人一种暧昧的感觉。少妇紧紧地贴在他的胸前,一双手搂着他的脖子,眼睛含情脉脉地注视着他,他不由一阵慌乱。突然,彩灯全部熄灭,舞厅里一下子静下来,只听到男人粗犷的喘息声和女人轻轻的呻吟声。少妇轻轻地吻着他,一股莫名的躁动涌上他的心头。他一把紧紧地抱着少妇狂吻起来。一种久违的冲动几乎让他窒息,体内急切的奔腾着躁动的狂热。舞曲还没结束,他已经挽着她的腰肢来到她的家里。她家并不宽畅,两小间不大的屋子里,除了一张床和一些简单的家具,别的什么也没有。  “坐下吧,我给你沏杯茶去。”她看着他说。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说:“不用,你们家还有人呢?”  “我就一个人生活;两年前和丈夫离婚了,孩子也跟着丈夫走了。”  她含着眼泪扑进他的怀里。一种怜惜之情从他心底升起。他们无言地翻滚在那一片躁动的火山之中,火山上腾飞起一股骇人的火焰,染红了天际。他一路狂吼,奔向那汹涌而至的烈焰。疯狂的躁动使他在迷茫中升腾,将偶然邂逅的男女之事渲染成迷人的仙境。他陶醉了,他找回了20年前的感觉。他激动地抱紧她,像孩子一样在她怀里嘤嘤地哭泣着。她抚摸着他,安慰着他。  他平静以后告诉她说:“他和老婆已经几年没有这种关系了,因为他们之间永远无法和谐。他每天听到的都是老婆的抱怨和他的无能。有时候他向老婆示爱时,老婆总是冷着脸对他说:“都一大把年纪了,还要这样干什么!”  从此他们出双入对,每天晚上步入舞厅,在悠扬浪慢的舞曲中,把所有的烦恼随着欢快的舞步轻移,一起踩碎在脚下。柔美流畅的华尔兹,如款款行云流水。热情奔放的拉丁舞,带给他无尽的兴奋和激昂,激情充盈了肢体和语言,柔中有刚。在她的带教下,他很快学会了快三、慢三、探戈、恰恰、伦巴、桑巴、狐步舞、牛仔舞等等。几个月下来,他成了舞厅中跳得的男人,他忘记了自己是另外一个女人的丈夫,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忘记了自己对家庭应该承担的那份责任。他和这个女人永远也分不开了。妻子一次次到舞厅去哭闹,一次次和他撕打却再也无法挽回那颗已经沉沦的心。    三、废墟外的女人    她慢慢睁开双眼,眼前是一片白色。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个地方?她一时真的想不起来。  当她的视线逐渐清晰起来时,她看到空中吊着的输液瓶,看见输液的乳胶管,瓶里面的药水正一滴一滴地流进自己的血管里。  她的意识在慢慢恢复。顿时感到胃部一阵痉挛,一阵刺痛。头也痛得很厉害。她终于想起来了,这里是医院,自己是生病了。  这时门开了,一个戴着大口罩,只露出一双大眼睛的脸悬浮在她面前。她听到有人对她说:“您终于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她没有回答。她正在努力回忆着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忽然她心中一阵悸痛,她想起来了。她是因为对他绝望而服毒了!一瞬间,她以为自己已经死了,正在慢慢地离开这个世界,耳边变得越来越安静。现在她又恢复了绝望,他知道他是不会来看望她的了,再也不会来了。可是女儿慧慧呢?慧慧在哪里?她自己曾经躺在慧慧的臂弯里,还记得女儿呼喊“妈妈”的撕心裂肺的声。  她想起来了,与她共同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丈夫”变心了。三年多来,他一次次起诉离婚。她却咬着牙坚决不肯在离婚协议上签字。  为了维持这个家,为了两个孩子,她坚守着已经死亡的婚姻。实际上,他已经五年多没和自己同床同枕了。  死过一回的她,终于冷静了。现在她静静地躺在这里,无所事事,既不要为儿女们烧饭,也不用为他们洗衣服。现在她有充足的时间来回忆自己的大半生生活。生活就像磁盘上的碎片,需要整理才会看得更加清晰。  她清楚地记得,23岁那年。在一个同事的婚礼上,她邂逅了他,一位年轻英俊的小伙子。本来他们是可以不交往的,可命运恰恰使他们分不开了。原来他俩分别被新郎和新娘选作了伴郎和伴娘,不像其他人,来去自由。他们必须走完婚礼的全部程序。  那天的婚礼上,除了新郎新娘,引人注目的就是他俩了。无论是男方还是女方的亲友,都对他俩微笑着不约而同地说出一些让他们脸红的话来。什么“金童玉女”啦、“郎才女貌”啦、“天生一对,地设一双”啦。她本是个性格内向的姑娘,听到别人在开他们的玩笑,她的脸羞得彤红彤红。他却咧着嘴傻笑着。新郎新娘在百忙中,也参与了对他俩的调侃,一方面是为自己减轻压力,另一方面也看出了众人的意思。  在这对新婚夫妇的撮合下,她和他也终于成了夫妻。在她的记忆中,她和他并没有什么花前月下、卿卿我我的浪漫。厂休日,他约她去公园玩,她答应了。既然两个人都谈婚论嫁了,不去也不好吧。不过说心里话,她是不愿意去的,两人坐在那里,像展览品似的。路人的一瞥,都让她感到羞涩,就像被人戳穿了不可告人的秘密,脸会不由自主地红起来。来到公园,他要求到公园一角的假山那儿去。那里游人很少。可她执意不肯,但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不肯,只觉得一男一女背着人在一起,就像做什么坏事似的,不自在。她要到湖边小路旁的长椅上去坐一会。听见他轻轻地叹了口气,还是顺从地跟她走了。在长椅上一人坐一头,中间相隔至少三尺。在这样的环境中,两个人有什么话可说?只好尴尬地干坐着。坐了一会儿,还是她提议:“我们走吧。”于是他跟着她走出公园。看看时间不早了,他建议去一家饭店吃饭。“我看还是算了吧。”她细声细气地说,“就上你家随便吃点吧。”  她已经去过他家,未来的婆婆看到到未来的媳妇到家来吃饭,张罗着要去买些菜来。她坚决不让,就真的在他家吃了顿便饭。她觉得这样很好。  当然,对于媳妇的这种表现,不仅婆婆高兴,他也打心眼里高兴,认定她是一个勤俭持家的好女人。事实上,她的确保持着勤俭持家的本色。更令他想不到的是,她还能做一手好菜。  一天,他下班刚跨进家门,她迎上来,把一块布料拿给他看。原来她今天上街,看见一家布店正在搞大减价的活动。她经不起诱惑,就进去看看。一眼就瞄上了这灰色的布料。尤其吸引她的是,这块布料打五折。因为它上面有几处明显的疵点,所以这么便宜也没让那些和她一样精明的主妇抢去。但是她们失算了,她发出了会心的微笑。因为她经过精心的测算,只要剪裁得巧妙,完全可以把那些疵点安排到要裁掉的下脚料中去。这样,她就用买一件衣料的钱买了两件!当他回家时,她还沉浸在意外收获的喜悦中。  他告诉她,他在同事面前夸她,是料理家庭生活的一把好手,特别是做的饭菜色香味形,四美俱全。让同事们羡慕不已。这时她的脸上又放出激动红光。  但她知道,他对她也有很多不满的地方,她是一个比较古板的女人,没有那些浪漫情怀,在他们处于人们所说的“恋爱期”,她从不让他亲吻自己。她的想法是,万一谈不成,这算什么呢?不是太那个了么?当然,她这个想法,从来没有告诉过他。直到以后三天两头要离婚时,他也不知道这个秘密。  都说婚姻是一门学问,需要学会感情上的理解和支持。可慧慧妈自从下岗后,对生活就失去了信心,看什么都不顺眼。  “人家小花妈下岗后,他老公托人说情,现在又上班了。”她一边洗碗一边向老公唠叨着。  “下岗就岗吧,也不是你一个人,就在家里煮煮涮涮不是很好嘛。”老公不耐烦地说。  “你真是个窝囊废,你还是个男人吗?你就不能想想办法,让我也去上班吗?”   共 626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死精症食疗方法
昆明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昆明小孩癫痫病专科医院
本文标签: